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邵飞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画因我自在

2011-06-01 14:28:54 来源:《当代艺术家生活与创造---邵飞》作者:邵飞
A-A+

  画画有时觉得很容易,而谈画有时觉得很难。当创作的欲望在内心泛起的时候,我想并不可能再去分神揣摩自我,倒是要调动情绪的倾注,把握线条、控制色彩,自行其是地作画。所以,往往连自己也分不清:画境的产生是我在驾驭,还是我被支配。

  经常听人谈论当今的艺术主流——“后现实主义”,我没有考虑过自己是否属于这个范畴。我总觉得,现代画坛虽然色彩纷呈,但由于趋同意识的幻灭,人人追求个性,所以人人似乎活得都不轻松,艺术之笔便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创新无异于角逐,评论也被哲学思辨推到了极限,让人不能不疑虑艺术的前途将会怎样。我认为,艺术创作本身来源于社会生活和操作者的精神活动,同样是语言表述,社会语言是为了横向联络的沟通,而艺术语言则揭示了人类灵魂的纵深感。它既使艺术家的创作欲得到了宣泄,又迎合了人们好奇的天性。美之所以为美,在于魅力制造了诱惑。当感官获得暂时满足的刹那,谁能说新的欲壑又不会同时产生?所以,我认为的美是我所追寻而又是我所未知的东西。美不是完美,应该给评判留有余地,应该让不成熟和拙朴渗入艺术的法则。

  《庄子•外物》中说:“言之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艺术的天地现于心境,你认为它多大,它就有多大,任你驰骋。我画是因为我喜欢画,我不能让我的心灵有太多的羁绊。当别人问我为什么这样画时,我无意去解释,尽管抽象和具象很难开通淤塞的沟渠,我也尽可能使用通俗的语言。我喜欢神奇、喜欢梦幻,但却不大记得住自己叙述的过程,我只是希望别人分享和知道。在我眼里没有“荒诞”,荒诞也是一种语言,而真正的荒诞,我倒以为是市俗和平庸。

  中华民族的文化源远流长,它的深邃和庞杂造成了同化外来文化惊人的能力。尤其是民间艺术和宗教艺术的丰富宝藏,始终使我沉醉。那些林林总总,名目繁多的神与真假难参的传说,孕育了我的灵魂并不断给我提供营养。

  当然,对于传统的借鉴是有分度的。目前的中国社会正走向现代经济,当人们抛弃传统的实质时,却又舍不得它的皮毛。于是,被看做现代艺术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那些几乎消亡的形式,被从各个角落里捡拾了出来,以显示我们自己尚有珍贵的传统,并用来验证走向市场机制的法则。我想,一幅画看不到它的内在感受,抑或由于贫乏落入使人无法欣赏的厌倦,总不会是对艺术家欣慰的报酬。

  中国文化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与表现方式,也有着从事艺术者的超然态度,讲究天地万物人我一体,事事都于心上做工夫。因此,我并不要求自己在风格特征上的恒定性,本民族的可以拿来,但必须消化,西方现代艺术的也可以尽量采集,以充实自己。那些能够强烈感染我的东西,即是我的梦之所在。曾记得捏泥玩具的民间艺人说过:“泥货是随心草。”这类朴素的话语,深刻地体现了传统文化的精神,也深刻展示了民间艺术的创作原则。造型艺术形式不能拘泥于客观世界的现实秩序和自然现象的感性特征。而完全可以本着自己的兴趣、意愿和幻想,本着自己的心灵意向,随意加以营构。

  我不排斥聪明才智,但我认为人也该有一份恬淡并压缩功利性。创作应该是自由的,当我画孩童时,总希望他们的眼睛无邪;当我画动物时,总希望它们憨态可掬;当我画一丛鲜花时,总希望它们与世无争地艳丽馥郁;当我画一幢房子时,总希望它们既可观赏又可为居。创作过程不是没有苦恼,但你不准备带给别人苦恼,就应该懂得心性常平。艺术之路有潮长潮落,也有云卷云舒。每每有新的灵感、新的创意使我拿起画笔时,我便会想起一句诗禅:“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邵飞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